中国同中亚独联体国家的能源合作可谓一帆风顺
分类:能源资讯

(一)天然气探明储量特征

与中俄能源合作“一波三折”相比,中国同中亚独联体国家的能源合作可谓一帆风顺。这无疑坚定了这些国家寻求自行出口路径的决心

1. 较好地落实现有协议和合同的执行。目前,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分别建立了政府间合作委员会能源分委会,同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建立了政府间经贸合作委员会,形成了定期会晤机制,讨论中国与中亚国家的能源合作问题。中国能源企业与中亚各国政府、国有能源企业也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也有定期进行互访、磋商的机制。

由于我国天然气人均生产量较低,这将使天然气供应缺口增大,只有增加天然气进口量,才能满足我国天然气的需求。近5年我国天然气进口量增长很快,年增长率在3.4%~27.6%之间,年平均增长率为18%。按照我国最新发展规划,2020年我国天然气进口量将达到1500亿m3,2030年我国天然气进口量将达到3000亿m3,只要在2017年天然气进口量(920亿m3)基础上每年增加9%,就可以达到这个进口量。如果按照这个增长速度,预计2025年我国天然气进口量将达到1800亿m3,是2017年天然气进口量的2倍。

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阿塞拜疆这四个独联体国家能源蕴藏丰富。其能源不但可保证自给自足,还能大规模出口换汇,以支持国内的经济发展,但这类出口却也依赖俄罗斯。

2018年6月,中石油集团和哈萨克斯坦能源部签署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与哈萨克斯坦能源部关于石油合同延期及深化油气领域合作的协议》 ,使两国合作的上游项目获得了继续开发的法律保障。2018年9月28日,哈萨克斯坦奇姆肯特炼油厂现代化升级改造项目二期工程投产仪式。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出席了投产仪式。奇姆肯特炼油厂现代化改造项目是“一带一路”重点工程,是哈国三大炼厂之一,由中国石油与哈萨克斯坦国家油气公司实施对等管理。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计划2019年对我国供气,2025年达到全部运营能力,届时输气能力达到380亿m3,占俄罗斯2017年天然气出口量的17%,并且签署了期限长达30年的中俄东线天然气购销合同。中俄双方还签署了中俄西线天然气管道供气协议,西线天然气管道每年将供气300亿m3。目前中亚天然气管道远远没有达到其设计输气能力,并且我国来自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天然气进口量很低,加强我国与这两个国家天然气合作,通过中亚天然气管道,可以增加来自这两个国家天然气的进口量。另外,如果中亚天然气管道向西延伸还可以与阿塞拜疆、伊朗东北南里海气田连接,进口这两个国家的天然气很重要。

多年以来,独联体其他几个能源大国的油气出口都借助俄罗斯。土库曼斯坦与俄罗斯曾于2003年签署了为期25年的政府间天然气合作协议;哈萨克斯坦也同意未来5年内其所有能源出口都通过俄罗斯;俄气还与乌兹别克斯坦达成了修建新输气管道的协议。

  1. 油气开发合作项目发展进展顺利。

三、中亚天然气供需平衡特征

不过,上述中亚国家在继续与俄罗斯合作的同时,已开始寻求建立多方向的油气输出走廊。

为了避免2018-2019年冬再次出现天然气供应问题,中石油加强了冬季保供工作。根据中油国际管道公司预测,冬季供应期间,中亚天然气管道日输气量将达到1.6亿立方米,为管道投产依赖的最高值,管道负荷率将达到100%。02、中国-中亚能源合作存在的问题

(4)我国与中亚地区产气国家之间的天然气能源合作要坚持互利共赢的合作原则,这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在天然气能源合作中,从中亚地区整体利益出发,照顾天然气能源出口国、过境国和进口国的利益关切,发挥我国制造业和基础设施能力优势,利用上海合作组织、亚洲投资银行、丝路基金等融资渠道,进行中亚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解决当地就业;提供先进的油气勘探开发技术准备,提升当地企业勘探开发能力,维护共同利益,提升天然气能源合作水平。提升与中亚国家的友好往来,增进互信,增强互相沟通与协调能力,并且将我国和中亚国家天然气合作与中亚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结合起来,建立稳固可信的合作关系,促进我国与中亚地区产气国家天然气能源合作的不断深化,从而保障对我国天然气资源的长期持续稳定供应。

以吉尔吉斯斯坦为例,虽然缺乏油气资源,但其原煤蕴藏量却在独联体国家中首屈一指。不过,资金不足导致该国的原煤开采量增长乏力,相应的出口收入也就止步不前,经济建设一直缺乏动力。去年该国的工业生产总值竟然下降了12.1%。

从1997年中国石油中标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项目以来,中国与中亚国家的能源合作已经超过二十年。长期以来,中国企业在中亚国家主持和参与开发了一大批上游油气项目,建设了中哈原油管道、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等油气长输管道,承建了奇姆肯特炼油厂改造等工程建设服务项目。目前,中亚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对外能源合作的重点区域,是保障我国油气进口和能源安全的重要来源地和战略通道区。01、2018年中国-中亚能源合作的基本情况

(二)我国天然气需求增长趋势与中亚合作发展的长期性和多元化

不出外界所料,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17、18日访华期间,两国签署了天然气购销协议和天然气产品分成合同。根据协议,未来30年内,土方将通过规划实施的中亚天然气管道向中国每年出口300亿立方米天然气。

  1. 中亚管道天然气供应量进一步提高。

四、我国与中亚天然气能源合作战略及对策建议

去年5月开通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输油管道便是这样一条“政治管道”。这是世界第三大油气资源产地——里海地区和地中海之间的第一条直接输油管道,它第一次打破了俄罗斯对里海石油出口的垄断。阿塞拜疆通过该管道出口石油,促进了本国经济的增长。该管道开通后,作为过境国的格鲁吉亚对俄罗斯说话的语气也强硬了许多。此外,哈萨克斯坦一直谋求与该管道实现对接,以扩大本国的石油直接出口。

中亚天然气管道是中国从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进口天然气的战略通道。据霍尔果斯海关统计,2018年前三季度,中亚天然气管道共向中国输气357.6亿标方,同比增长27%。2017-2018年冬季,由于国内煤改气导致的需求大幅增加,以及土库曼斯坦天然气供应量减少,过境国下载气等问题,加剧了国内部分地区的“气荒”,中亚天然气供应保障问题一度凸显。

(二)天然气生产量特征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长期向“独联体兄弟”提供低价石油、天然气或电力。但从2005年起,俄罗斯对这些国家陆续开始大幅提高天然气供应价格,令它们的经济更加疲惫不堪。

展望2019年及未来,中国-中亚能源合作的重点将是保障现有油气合作合同执行、筹备建设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等问题。

一带一路倡议为我国与沿线国家天然气能源合作提供了新的契机和动力。虽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包括亚洲大部分地区以及中东欧、独联体和非洲地区60多个国家,但是中亚地区与我国地缘相近,是一带一路背景下战略合作的首选地区,并且中亚地区天然气资源丰富,与我国有天然气合作的基础,互相交往源远流长,蕴含着深刻的地缘政治、经济和文化因素。因此,我国与中亚地区天然气合作不仅是一带一路背景下能源合作的重要内容,而且这种合作具有十分有利的基础,这种合作既能保障对我国天然气能源的供应,也能给沿线国家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尽管从苏联“分家”出来已有16年之久,但因对俄罗斯仍存在巨大的能源需求或出口路径依赖,很多时候,独联体各国在处理与俄罗斯关系时仍显得“身不由己”。

图片 1

俄罗斯是天然气强国,其天然气储量、产量、消费量和出口量都很高。土库曼斯坦具有很高的天然气储量和很低的天然气产量,储采比值在中亚产气国中最高,天然气生产潜力大;同时,土库曼斯坦天然气消费量低,天然气自给率在中亚产气国中最高,具有较高的天然气出口能力。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天然气储采比值都大于世界平均值,并且为天然气净出口型国家,具有一定的天然气生产潜力和出口能力。乌兹别克斯坦具有一定的天然气出口能力和勘探开发潜力。

另寻油气出口走廊

2018年以来,中亚天然气进口呈现出“淡季不淡,旺季更旺”的情况,进口量大幅攀升,2018年全球有望接近500亿立方米的水平。需要指出的是,尽管中亚管道天然气进口量逐年增加,但由于LNG进口量增长更加迅速,中亚天然气在中国天然气进口总量中的比例从超过50%逐步降至约40%。

(一)天然气消费量特征

乌兹别克斯坦有60%的国土富含油气资源,据估算,该国的油气资源价值可能超过1万亿美元。不过,该国天然气去年卖给俄气的价格也是100美元/千立方米,总量达95亿立方米。

图片 2

一、引言

这一动作标志着独联体中油气资源丰富的中亚国家在摆脱对俄罗斯的出口路径依赖方面,又迈出了明显的一步。

图片 3

图5为2007年、2011年和2016年中亚地区产气国家和我国天然气自给率分布特征。由图可知,俄罗斯、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天然气自给率大于1,并且土库曼斯天然气自给率最高;俄罗斯天然气自给率呈现上升趋势,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自给率出现下降趋势,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和乌兹别克斯坦天然气自给率出现不同幅度的波动。结果表明,中亚产气国整体上是一个具有高度自给能力的天然气净出口型国家。我国天然气自给率小于1,并且呈现下降趋势,说明我国为天然气净进口型国家。另一方面,从2015年中亚产气国家天然气人均供应量来看(见表1),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和我国天然气人均供应量很低,还具有较大的天然气需求潜力。

在独联体的12个国家中,白俄罗斯、乌克兰、格鲁吉亚、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亚美尼亚、摩尔多瓦这七国都属贫油国,其石油和天然气储量根本没有经济意义,其所需的大部分石油、天然气和电力等能源都严重依赖俄罗斯。这部分支出不仅对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形成掣肘,更制约了它们在经济和政治上的独立度。这七国近年来的工业生产总值增长缓慢,有的甚至呈下降趋势;个别国家温饱问题尚未解决,民众的福利更无从谈起。

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是中亚的主要油气生产国。油气行业是中国对中亚国家投资的主要领域。中亚国家在经济转型过程中,普遍存在法制不健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情况。在油气领域,中亚国家的行业政策和立法变化较为频繁,给对中亚油气行业投资的中国企业造成比较严重的经营风险。

我国的能源政策是实行绿色低碳能源,提高天然气消费在一次能源中的比例。中亚国家和我国的这种天然气能源互补及政策关系,为我国与中亚国家天然气能源合作奠定了基础,使天然气能源合作发展前景良好。

至于其他六国,格鲁吉亚匮乏能源和电力,断水断电是家常便饭;摩尔多瓦经济主要以农业为主,天然气基本从俄罗斯进口;白俄罗斯每年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在210亿立方米以上;乌克兰每年的天然气缺口达500亿立方米,其中30%需从俄罗斯进口;而联合国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塔吉克斯坦的饥饿人群已高达总人口的60%以上。

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的进一步落实,以及“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丝绸之路经济带”与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计划对接,中国与中亚的能源合作将在更加广阔的市场范围进行,多边合作也将进一步加强。除传统的油气行业,中国与中亚国家在新能源领域也有一定的合作前景,比如中国开始在哈萨克斯坦建设光伏发电能力,吉尔吉斯斯坦建议北汽集团在该国建设新能源汽车制造厂等。总的来说,中国与中亚国家的能源关系将更加紧密,但合作机制的建设、合作协议的落实仍将是未来关系发展的基石。

中亚地区含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在20072016年10年期间,中亚地区天然气探明储量占世界天然气储量的22.9%~28.6%。中亚地区天然气储量分布极不均衡。由图1可以看出,高度集中于少数储气国。俄罗斯天然气储量最高,占中亚天然气储量的60.6%~84.6%。其次为土库曼斯坦,而其他中亚产气国家的探明储量很低。天然气探明储量分布的这种差异性与各产气国家的油气地质条件和勘探程度有关。俄罗斯的天然气主要分布在西西伯利亚和东西伯利亚远东地区及陆架上,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分布在南里海盆地和阿姆河盆地,这些盆地天然气形成地质条件好,勘探程度较高。土库曼斯坦天然气探明储量增长最快,平均年增长率达32.5%;俄罗斯和阿塞拜疆平均年增长率接近3.5%,而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平均年增长率为负值。

中亚“兄弟”的油气出口依赖

尽管长期以来和2018年中国与中亚的能源合作取得了重要成就,但合作中仍存在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既包括企业经营的具体问题,也涉及到中亚国家能源政策的制定与战略的选择。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Welcome」发布于能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同中亚独联体国家的能源合作可谓一帆风顺

上一篇:二〇一五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城市居民电价30.2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