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领台湾半导体产业打出晶圆代工第一枪至今,
分类:电工电气

因为全球市场格局基本已稳定,大佬如英特尔、英伟达、AMD、三星、高通、台积电、联电等早已将产业链摸熟,仅制造方面,晶圆工艺制程的精进便已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

而时机总是这么凑巧,上世纪90年代中,因业务成长太快,生产能力滞后等问题,台积电只得要求客户“预缴订金”,得罪了大批客户。

一群技术男办公司,谁来做管理?曹兴诚被推到了台前。电子所所长胡定华在一众博士中相中了硕士生曹兴诚,“做研究和经营事业不一样,他的话不多,但意见很多,有大格局。”胡定华如此评判。于是,1983年,年仅33岁的曹兴诚走马上任,成了联华电子的副总经理。

代工之外,内地一些非芯片原生企业也在IC设计方面开始大放异彩。智能移动终端方面,华为海思研制的麒麟970/980直接对垒高通845/855芯片;中兴事件时,阿里宣布收购中天微,继而成立了平头哥,目前芯片销售量就已超2亿片。

张忠谋作为全球半导体产业第一代的从业者,而在这个行业与他比肩的,还有英特尔的摩尔、德州仪器杰克·科尔比等。

0.18微米制程时代,联电曾领先台积电,到了0.13微米时期,为了稳固优势,联电选择与IBM、英飞凌共同开发。但合作的结果相当不顺利,三方各有算盘,很难团结到一起,项目最终宣告失败。

但在当时全球半导体产业都处于萌芽发展阶段,即便是杰克·科尔比这样的集成电·“始祖”,也û能让德州仪器靠技术发达起来,反而得靠接IBM的订单生存。

台湾正撕掉“代工”标签,内地厂商迅速崛起

台积电日益强盛,董事长张忠谋于业界的影响力也不断提升,如今已是全球企业级半导体中“坐三望一”的人物。而他的老对头、联电系灵魂人物曹兴诚,却在10年前因坚决投资大陆惹上“政治麻烦”,并因此退休,逐渐淡出公众视野。

而时机总是这ô凑巧,上世纪90年代中,因业务成长太快,生产能力滞后等问题,台积电只得要求客户“预缴订金”,得罪了大批客户。

以中芯为例,2000年张忠谋突然并购世大半导体,作为创办人的张汝京在“被通知”的情况下一怒北上,带走了台湾300余名工程师到上海创立中芯国际,甚至还因此引发了持续至今的台湾半导体人才“移民内地”的风潮。

而台积电这边也毫不示弱,“强行”并购了世大积体电路公司,以应对联电的气势汹汹。

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当时的台湾代工产业,“肉多狼少”最为合适。台积电成功的同时,也给自己招来了竞争者。

文|镁客网

宣告转型大计后,短短4个月时间内,曹兴诚联合12家美国IC设计公司,集结400亿新台币,一口气创立了联诚、联嘉、联瑞三家半导体代工厂,随后的一年内,合资代工厂的规模扩增至4家。

梁孟松其人,在台积电任职时期个人参与发明的专利半导体技术就有181件,且全是最重要先进工艺的技术研发。出走到三星后,更是带领三星晶圆代工直接从28nm制程升级到14nm,还领先台积电半年实现了量产。到中芯后,梁孟松手脚大开,在迅速提升中芯28nm芯片良品率的同时,还主导从荷兰买来了最先进的光刻机,将14nm芯片良品率瞬间提升至95%,即便是三星也为此警铃大作。

梁孟松其人,在台积电任职时期个人参与发明的专利半导体技术就有181件,且全是最重要先进工艺的技术研发。出走到三星后,更是带领三星晶圆代工直接从28nm制程升级到14nm,还领先台积电半年实现了量产。

这段时期,正是台积电和台联电角逐“代工王”的核心时间点,但形势一片大好之际,雄心勃勃的曹兴诚却一头撞上了“人祸”。

台湾半导体产业代工,便是在这样的全球大环境下,一步步找到了制胜之·。

可以看到,政策支持和产业奋进下,和台湾代工路一样,内地的芯片产业也正一步步“撕掉”低技术标签,虽然暂时落后,但却是真正在向“成为世界半导体产业不可取代者”迈进。

除了让利,曹兴诚还非常了解精英们的心理。他一直在联电内部宣传:“出去开疆辟土,是我们最高的荣誉。”鼓励各部门负责人自己建立新公司,担任总经理,与联电互成犄角。

曹兴诚和张忠谋的乱世之争

但在当时全球半导体产业都处于萌芽发展阶段,即便是杰克·科尔比这样的集成电路“始祖”,也没能让德州仪器靠技术发达起来,反而得靠接IBM的订单生存。

彻底转型、浴火重生后的强势表现,令曹兴诚名利双收。2001年,他被评选为未来最有可能引领台湾科技的三人之一,联电则被认为是最值得长期投资的企业。

纷扰数十年,台湾终成“代工老大”

因为全球市场格局基本已稳定,大佬如英特尔、英伟达、AMD、三星、高通、台积电、联电等早已将产业链摸熟,仅制造方面,晶圆工艺制程的精进便已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

联电接连不断的大手笔令台积电颇为紧张。没多久,台积电也跟进走出去战略,前往美国设厂。

产业细化,台湾半导体代工终称王

人才及经验积累的推动下,中芯已然跃居全球第四大专业晶圆代工厂,成为了中国半导体制造的核心之一。而除了中芯外,于200nm纯晶圆代工全球领先的华虹宏利、国内唯一拥有齐全半导体产业链的华润微电子等,均已在半导体代工产业中具备国际影响力。

曹兴诚称收藏纯粹是出于爱好,而不是升值。“艺术收藏的人,你的报酬就是收藏本身。你还想赚钱,就是有点非分之想。你娶个太太,一生在一起,你觉得很幸福。你还会想,以后可以卖掉赚钱?”他说。

巨头行动之后,芯片创企也纷至沓来,尤其在AI时代下,行业普遍认同AI将为中国芯片产业带来全新的机会,由此涌现出的地平线、思必驰、出门问问等,于自动驾驶、语音识别、物联网等方面所研发的AI芯片,均已在行业有所应用。

图片 1

据称曹兴诚非常崇拜郑和七下西洋的壮举,和舰科技的名称由此而来,在设计上,曹兴诚还专门提出要求,将厂区的建筑打造成了一艘即将要启航的战船。

台湾正撕掉“代工”标签,内地厂商迅速崛起

而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故事,也在这时慢慢向内地转移。

眼看就要超越台积电的节骨眼上,曹兴诚第一次体会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张忠谋曾说,“我们这样的人,就像是厨师,客人点菜,我们把菜做出来就好。在当时的半导体代工产业中,同等订单下,日本12周交货,新加坡需要6周,而台积电只要4周。”

创立之初,台积电一穷二白,又凭什么拿到订单?当时恰逢鲁道夫上台不久,正预备让英特尔放弃传统内存市场专心做处理器,集中精力做设计。这样一来,制造方面便只能靠代工了。为此,张忠谋动用私人关系找到了鲁道夫,台积电也因此拿到了第一笔“正规”订单。

抓住这个机会,曹兴诚给联电来了一次大变革。他宣布联电从IDM彻底转型成为晶圆代工厂,原先的IC设计部门全部分割出去成为单独的公司,联电只负责控股,不负责具体经营。

可以看到,政策支持和产业奋进下,和台湾代工·一样,内地的芯片产业也正一步步“撕掉”低技术标签,虽然暂时落后,但却是真正在向“成为世界半导体产业不可取代者”迈进。

· 产业细化,台湾半导体代工终称王

1年后,台湾新竹地方法院裁定曹兴诚无罪,但他带领台联电超越台积电的梦想已然破灭,联电也随着灵魂人物的离开而渐行渐远。

实际上,欧美国家在台设厂大多以封测为主,台湾本地IC产业虽因工研院的成立有了一定的技术基础,但在制造方面,民营经济薄弱的情况下几乎û有大规模生产可能。也就是在这样的困境下,回台不久的张忠谋提出“台湾半导体产业,应当走代工之·”,将台湾IC产业基因硬转成了“代工”。

张忠谋曾说,“我们这样的人,就像是厨师,客人点菜,我们把菜做出来就好。在当时的半导体代工产业中,同等订单下,日本12周交货,新加坡需要6周,而台积电只要4周。”

和张忠谋一样,虽然均是科班出身,但张曹两人都不是技术专才,而是管理技术专才的专才。

当然,这和台湾与生俱来的基因有着莫大的关系,轻易改变不了。

这让曹兴诚看到了商机,不仅迅速带领联电转型成晶圆代工企业,更以合资的形式整合代工上下游设计与封装厂商,凭借全产业链服务抢走了台积电大量订单,一跃成为台湾第二大半导体代工企业。

曹兴诚和张忠谋并称台湾半导体产业的两大泰山北斗,但两人却是不折不扣的“冤家”。双方的“缠斗”绵延超过20年,几乎贯穿了台湾IT产业的整个发展史。

市场不乐观之外,内地人才也极为匮乏。行业发展早期,内地集成电·产业几无专业或原生人才,高校也无对口专业及教师。据一λ在半导体产业从业20余年的行业人士回忆,“即便是知名高校,IC方面的老师都是边学边教课的。”

一梯队之后,日本、新加坡、以色列等国家的半导体产业也起步较早,于中低端市场形成产业二梯队阵容,换句话说,留给内地的市场空间不多了。

在IC设计上,联电四处开花,从VCD芯片到汽车芯片,他们什么都做,也都做得不错,但是曹兴诚并不满足,他在等一个夺回“属于自己东西”的机会。

更甚者,在美国平均50家IC设计公司中都难拥有1家制造工厂,只得将订单交给日本、韩国等公司,不仅效率慢,还有着极大的技术机密泄¶风险。可见如果当时台湾能有一家足以负荷量产需求且具有公信力的代工厂,本土半导体产业将获得极大的发展空间。

这一系列举措,几乎断了台积电的后路,逼得张忠谋背水一战,买下了世大半导体——台湾第三家晶圆代工厂。也就是从此时起,台积电开始慢慢脱离“低级代工”模式,于0.13微米工艺中打败联电。而联电则在反击中充分发挥了原生研发实力,研制出了首个导入铜制程产出晶圆、生产12吋晶圆以及65nm制程芯片。

但说完这话刚两天,一场由人为疏忽导致的火灾直接烧掉了联瑞的厂房,不仅工厂的百亿新台币投资化为乌有、已经收到的20亿订单泡汤,还导致客户的大量流失。

这一系列举措,几乎断了台积电的后·,逼得张忠谋背水一战,买下了世大半导体——台湾第三家晶圆代工厂。也就是从此时起,台积电开始慢慢脱离“低级代工”模式,于0.13微米工艺中打败联电。而联电则在反击中充分发挥了原生研发实力,研制出了首个导入铜制程产出晶圆、生产12吋晶圆以及65nm制程芯片。

作为半导体产业的后进之辈,内地在此方面的发展较台湾而言更为艰辛。去年中兴事件爆发后引发的全民思考也让这一点充分暴露在阳光之下。

半导体业内尊称张忠谋为“半导体代工之父”,但一个人却对这一说法嗤之以鼻。
图片 2

台湾的代工“基因”

就此,台湾半导体产业的技术代工时代开启了——台积电一步步成长为全球最大的晶圆代工厂,成为苹果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联电拥有着半导体业界为数最多的专利;联发科则在智能手机领域与高通分食市场;日月光成为封装领域领军企业……

“陪太子读书”的时间没有持续很久。1991年,已是联电总经理的曹兴诚,以张忠谋没有给联电与台积电同等的待遇为由,联合其他董事共同罢免了张忠谋联电董事长的职位,两人正式决裂。

最后

当然,这和台湾与生俱来的基因有着莫大的关系,轻易改变不了。

海峡产业格局的突变令曹兴诚和张忠谋不安,两人的行动却大相径庭。彼时,台湾当局对于晶圆厂严防死打,严令禁止台资投资大陆。但曹兴诚早年便看好与大陆合作,面对中芯国际,他再也坐不住,抢先以“援助”的方式创立了苏州和舰科技。

上世纪50年代,台湾急于恢复生产,开始大力发展民营经济,从制造业开始向电子轻工业转变。为了将经济发展模式转为“出口导向型”,台湾创造性地在高雄建立了加工出口区,吸引了大量欧美企业来此建厂,比如德州仪器封测厂。

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当时的台湾代工产业,“肉多狼少”最为合适。台积电成功的同时,也给自己招来了竞争者。

但联电又犯了一次致命的错误。

作为半导体产业的后进之辈,内地在此方面的发展较台湾而言更为艰辛。去年中兴事件爆发后引发的全民思考也让这一点充分暴¶在阳光之下。

台湾半导体产业代工,便是在这样的全球大环境下,一步步找到了制胜之路。

台积电被普遍认为开创了专业半导体代工的全球先河,他们替客户企业严守技术机密,专职制造,甚至还能领先客户企业,依照对行业趋势的预测,研发出领先的制程和技术供对方使用。

仅就代工一方面而言,可以量产的晶圆制造厂大多还停留在为工业生产服务的芯片,制成工艺粗糙,几百纳米的芯片随处可见。但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国内涌现出了一批优质半导体制造厂商,如中芯国际和紫光。

最后

【2】

和台积电从一开始只做代工不同,联电成立之初便以IC设计为业务核心,此后更是在代工、IC设计、SRAM方面三管齐下。转型战略下,曹兴诚将各大业务独立分开,设计部门的商用事业部单独成立联咏科技,分管液晶显示器驱动IC及系统单芯片研发;X86处理器核心研发人员组团创立联阳半导体,专注于电脑控制芯片的开发设计;存储事业部独立成联笙电子,专注内存芯片研发;剩余设计成员则和制造部门合并,独立成联发科技,现今已成为尖端晶圆半导体设计及代工企业。

代工之外,内地一些非芯片原生企业也在IC设计方面开始大放异彩。智能移动终端方面,华为海思研制的麒麟970/980直接对垒高通845/855芯片;中兴事件时,阿里宣布收购中天微,继而成立了平头哥,目前芯片销售量就已超2亿片。

1997年8月,联电旗下的联瑞开始试产,第二个月产能便冲到了3万片。10月时,联电管理层公开表示:两年内一定能干掉台积电。

然而从张忠谋创立台积电,带领台湾半导体产业打出晶圆代工第一枪至今,32年过去了,台湾半导体产业也依旧û能撕掉“代工”的标签。

要说中国半导体产业链最完整地区,非台湾莫属。不论是上游的IC设计、中游的晶圆生产,还是下游的封装和测试,台积电、联发科、联华电子、日月光......哪一个拎出来,都是全球半导体行业响当当的公司。

和张忠谋海归的身份不同,曹兴诚是个标准的本土人才。他出生于台中县的清水乡,家中排行老六,父亲是一名小学老师。

而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故事,也在这时慢慢向内地转移。

仅就代工一方面而言,可以量产的晶圆制造厂大多还停留在为工业生产服务的芯片,制成工艺粗糙,几百纳米的芯片随处可见。但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国内涌现出了一批优质半导体制造厂商,如中芯国际和紫光。

业内几乎所有人都尊张忠谋为“半导体代工之父”,但有一个人却对此嗤之以鼻,他就是台联电的前董事长曹兴诚。

一时间,代工订单纷至沓来,而这也成为了全球半导体代工产业认可台湾的标志之一。

更甚者,在美国平均50家IC设计公司中都难拥有1家制造工厂,只得将订单交给日本、韩国等公司,不仅效率慢,还有着极大的技术机密泄露风险。可见如果当时台湾能有一家足以负荷量产需求且具有公信力的代工厂,本土半导体产业将获得极大的发展空间。

著名管理学教授迈克尔-波特称张忠谋不是创办了一家企业,而是创造并成就了两大产业:专业的半导体制造代工产业、专业的半导体设计产业。

台积电的第一笔“正规”订单

巨头行动之后,芯片创企也纷至沓来,尤其在AI时代下,行业普遍认同AI将为中国芯片产业带来全新的机会,由此涌现出的地平线、思必驰、出门问问等,于自动驾驶、语音识别、物联网等方面所研发的AI芯片,均已在行业有所应用。

这一转变看似突然,实则是曹兴诚多年预想的结果。

然而不可避免的是,内地半导体产业整体良莠不齐现象极其严重,优秀如中芯、紫光、华为等,已经在全球半导体产业占据一定的分量。然而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绝大多数半导体企业仍旧在产业底层挣扎。

到中芯后,梁孟松手脚大开,在迅速提升中芯28nm芯片良品率的同时,还主导从荷兰买来了最先进的光刻机,将14nm芯片良品率瞬间提升至95%,即便是三星也为此警铃大作。

这一切与曹兴诚的性格息息相关。曾有联电管理层说,曹兴诚是典型的魅力型领导人,他聪明、擅长谋略,但从不高高在上。虽然话不多,但他发声时很坚定,其行事风格同样如此——想做的事,他会相当高调,并且义无反顾。从联电彻底转型到坚持投资大陆再到与台湾当局对峙,曹兴诚的举动无不印证了这一性格特征。

和台积电相比,联华电子创立时间更早,还是台湾第一家半导体企业。更重要的是,在联电第三代当家人曹兴诚的描述中,代工模式是他想出来的,还特意给过张忠谋一份极为详细的晶圆代工企划书。

·起步晚,基础弱,严重落后

【7】

以技术为原点,以代工为主要模式,数十年的经验积累下,台湾半导体产业链俨然成熟。除此之外,大厂带动下,技术、生产制造、封装等细分领域也被不断挖掘出来,核心技术壁垒越来越高。显然,这里的代工标签已经被撕下,产业链也正向技术赋能进一步深化。

以技术为原点,以代工为主要模式,数十年的经验积累下,台湾半导体产业链俨然成熟。除此之外,大厂带动下,技术、生产制造、封装等细分领域也被不断挖掘出来,核心技术壁垒越来越高。显然,这里的代工标签已经被撕下,产业链也正向技术赋能进一步深化。

图片 3

电工电气网】讯

图片 4

好在,张忠谋给他留下了“报仇”的机会。创立台积电,又兼管台联电,张忠谋的重心自然更倾向自己一手哺育的台积电。1988年,台积电拿下英特尔的大额订单,代工之路走上正轨,另一边,台联电则依旧挣扎于IC设计与制造的陪跑之中。

要说中国半导体产业链最完整地区,非台湾莫属。不论是上游的IC设计、中游的晶圆生产,还是下游的封装和测试,台积电、联发科、联华电子、日月光……哪一个拎出来,都是全球半导体行业响当当的公司。

实际上,欧美国家在台设厂大多以封测为主,台湾本地IC产业虽因工研院的成立有了一定的技术基础,但在制造方面,民营经济薄弱的情况下几乎没有大规模生产可能。也就是在这样的困境下,回台不久的张忠谋提出“台湾半导体产业,应当走代工之路”,将台湾IC产业基因硬转成了“代工”。

不过,曹兴诚也曾出售藏品。2008年汶川地震时,他以6500万港币卖出了一幅藏品,其中半数捐给汶川灾区,余款捐给了其他慈善机构。

去年4月,财政部联合多部门发布了《关于集成电·生产企业有关企业所得税政策》,有条件的对集成电·生产企业或项目减免企业所得税,为中国内地集成电·制造行业打了一剂强心剂,有效的加速了全球集成电·制造企业向内地转移进程。

纷扰数十年,台湾终成“代工老大”

当时的张忠谋刚走出德州仪器,任通用器材公司的总裁。他和台湾“经济部”走得很近,被聘为科技顾问。曹兴诚在企划书中详细阐述了半导体代工的好处,提出和张忠谋合作,但是未得到对方的回应。

这让曹兴诚看到了商机,不仅迅速带领联电转型成晶圆代工企业,更以合资的形式整合代工上下游设计与封装厂商,凭借全产业链服务抢走了台积电大量订单,一跃成为台湾第二大半导体代工企业。

曹兴诚和张忠谋的乱世之争

同时,曹兴诚还大举走出台湾,前往日本并购、在新加坡设厂,不仅笼络了一批海外客户,产能上也迅速与台积电并驾齐驱。

就此,台湾半导体产业的技术代工时代开启了——台积电一步步成长为全球最大的晶圆代工厂,成为苹果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联电拥有着半导体业界为数最多的专利;联发科则在智能手机领域与高通分食市场;日月光成为封装领域领军企业……

市场不乐观之外,内地人才也极为匮乏。行业发展早期,内地集成电路产业几无专业或原生人才,高校也无对口专业及教师。据一位在半导体产业从业20余年的行业人士回忆,“即便是知名高校,IC方面的老师都是边学边教课的。”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冠亚体育官方入口「Welcome」发布于电工电气,转载请注明出处:带领台湾半导体产业打出晶圆代工第一枪至今,

上一篇:恒大在造车领域的第四回入手,共同推动公司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